半导体跨境并购热度不减,需注意外汇,文化差异,整合三大风险

2020-02-27 14:46Solo Chen

年中国对德投资与并购论坛上,中民并购董事长赵政伟发言,”近三年来,中国的跨境并购市场风云变幻。但中国企业如果想获得更好的技术,在全球价值链条里面,站在更优的位置点上,展开海外并购是必然趋势。“


当下的中国,国内技术短时间无法通过自研追上国外,当遭遇产能瓶颈需要去海外拓展新的利润空间的时候,企业仍不得不通过“走出去”获得新技术、新市场,从而来“深耕产业、打通产业链条”。2018年以来,跨境并购的交易金额有所减少,但以购买先进技术、成熟品牌和市场渠道为主要意图的跨境并购交易频发。


  尤其半导体行业,半导体行业和相关产业是技术密集、资金密集型、智力密集型产业、创意密集型产业。当前半导体产业发展高度成熟,其实是全球产业链开放与协作的成果。从美国硅谷在1947年发明晶体管算起,半导体产业发展到今天已经近70年,欧美,包括日韩经历了起伏跌宕、浴火重生的历练,已经非常成熟,并且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竞争格局近乎都“固化”了,对中国企业来说,要冲出“

固化”的市场竞争格局,唯有坚持开放和拥抱市场化,才能一步步锻造出内企抗衡外资巨头的竞争力。而其中,并购是快速提升竞争实力的重要途径。


  真正的巨头无一例外都是借助并购,在清晰的战略牵引下,不断地进行产业链的垂直或横向整合发展壮大而来的。但是对于中国企业,并购,可以是“纵身一跃”成为行业大玩家的捷径,也可能是让自己背上包袱就此沉沦的潘多拉盒子。   

u=1133060103,2823631419&fm=26&gp=0.jpg


因此提前预估并购路上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是至关重要的,包括外汇风险、文化差异风险、整合风险这三大风险。


   其中外汇风险是无法控制的风险,对并购影响非常大,需要根据国家政策调控及早规划。行业内甚至有行家分享,欧洲有一个现象,同样的标的卖给中国企业比其他国家企业要贵20-30%,因此,更要注意控制并购里出现的高溢价。而协定好价格后付款时间的安排也是至关重要的,不同的付款周期受外汇影响导致的成本大幅上涨会给企业顺利交割造成不小的阻碍。

  文化差异是中国企业出海普遍遇到的。并购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协同合作,优化资源配置和产业链布局,但是忽视文化的差异,交流方式的差异会给未准备好的组织更多措手不及的打击。原来制度和流程上的漏洞和不足会被扩散,原来的协同会变得更难,错的愈错,对的还容易被打破。文化差异给管理运营带来的挑战是必须要被重视的,深入去调研,如何搭建包容多元文化的组织,需要中国企业多向跨国外企学习,特别是在国内目前国际化人才/职业经理人市场匮乏的情景之下。


6.jpg

整合风险。并购必然面临整合,整合必然有风险。战略上的协同、技术的吸收、产品的融合,以及团队的磨合,都是面临的棘手问题,千万不能想当然。以收购方为母公司为由简单粗暴一切以母公司指令为主,以母公司的领导层担任整合后所有职能方向的主导,而不去调研考虑优化战略决策,尤其关键岗位人选应该以优选匹配为上策,避免将国内企业选任的政治考量的习惯带到收购后的境外本来已经行业

领先的子公司中,会拖垮整个运营管理。中国企业既要走国际化,应该以国际化的思维来思考自己的运营和管理。比如华为,可以把自己的研发实验室建在欧洲某个偏僻的小县城,实质上就是整合了顶尖科学家的科研能力。这跟有时候去收购一个公司获取团队的领先研发能力没什么区别。通过并购,是中国企业获得国际上顶尖人才的机会,不要因为管理者的狭隘,流失了这些顶尖人才,失去了并购的价值核心。

半导体产业的高门槛将千千万万垂涎者拒之门外,能够快速在强手如林的半导体江湖占据一角的企业,莫不是拥有先进的技术,或者坐拥充沛的资金。通过不断收割对手,以更高效率和更低成本实现资源整合和结构重组,赢得更大的话语权,是任何行业并购的常态。

   

  中国半导体企业现在正处于一个最好的时代,中兴事件激起了中华大地的造芯之魂,地方政府相继推出各种政策,各路资本开始重燃对集成电路的投资热情,芯片也开始野蛮生长。如何应对好出海的机遇和风险,沉下心来修炼内功还是终极要义。而对于目前国内跨境并购市场受到一系列监管政策、及欧美地区审核趋严等给跨境并购带来的影响,适当放慢脚步有利于国内企业理顺思路、谨慎出手,以此形成常态化、可持续的海外并购。